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开局就被赶出皇宫 > 第三十六章 江北双骏

第三十六章 江北双骏

冬眠的叶子创作的《开局就被赶出皇宫》, 第三十六章 江北双骏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大宁京都建业。

    李旭为镇南王所赠的一首诗已在京城中广为流传,不必说,自是镇南王的手笔。

    “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哼,五皇子李旭被贬为庶人后,自甘堕落,居然跑去与东胡镇南王结交,简直是我大宁之耻!”

    清风楼,一位年轻学子愤愤的与同桌的两位同窗说道。

    这三人俱是京都有名的贵族子弟,出言的名叫吴泰华,乃是京都吴家长房嫡子,三皇子和六皇子的生母吴贵妃便是他的姑姑。

    另两人一个是吴泰华族弟,名叫吴绍祥,一个名叫陈皓,乃是礼部侍郎陈天钰之子。

    三人时常与人结伴来此,饮酒作诗,议论时政。

    陈皓冷冷笑道:“那镇南王已派出使者,正往江宁而来,说是要以此诗为证,交两国之友好。”

    吴绍祥惊讶道:“这消息是哪来的,东湖人狼子野心,铁蹄时有南下之意,怎会与大宁和谈?”

    吴泰华笑道:“礼部主官周老爷子早就不问政事,如今礼部都是耗子他爹在打理,自然是礼部传来的消息。”

    陈皓点点头道:“消息肯定不会有错,这样一来,朝廷诸公怕是要欣喜万分了。”

    “昨日已有朝臣开始上书,奏请陛下召宁王回京,说他暗蓄私兵,图谋不轨。”吴泰华淡淡道。

    “什么?若无宁王坐镇襄樊,东胡大举南侵,何人可挡?”

    “祥子你就是喜欢小题大作,我大宁人才辈出,难道缺了宁王便连一座城池都守不住了吗?”

    吴泰华不满自家兄弟对宁王的推崇,大声教训道。

    这时,旁边桌上有一人嗤笑道:“若无宁王,还能有你们几个纨绔子弟在此饮酒作乐,大放阙词?只怕是早已沦为胡人刀下之鬼了!”

    吴泰华眯眼看去,只见此人一袭白衫,长得是剑眉星目,丰神俊朗,气势非凡,令人望之而自惭形秽。

    此人身边护卫四人,各个孔武有力,精神饱满,一看就不是好惹的。

    吴泰华摸不准此人身份,闻言虽然恼怒但也不敢开口喝骂,只得寒声问道:“阁下何人,在京都好似从没有听说有阁下这等人物!”

    那人笑道:“想暗中打探我等身份,再伺机找人报复是吗?”

    吴泰华被道破心思,倒也不觉尴尬,沉声道:“阁下说笑了,本公子只是见阁下不凡,有心结交罢了!”

    那人喝完杯中之酒,站起身来对几人笑道:“久闻江宁虎踞龙蟠,英雄辈出,今日一见,不过如此。本人只是江宁过客而已,就要出城离去,各位若是不服,自来寻我便是。告辞!”

    吴泰华见那人带着护卫远去,心中已是气愤难耐,一拍桌子道:“在江宁何人敢在我面前如此放肆,去查!”

    吴绍祥拉住兄长,劝解道:“哥哥不可,此人一身杀伐气度,不可揣测,手下四人更是杀气腾腾,手上必是沾了不少人命的,依兄弟猜测,这几人不是江湖上的亡命之徒,便是军中的勇武旱卒。”

    吴绍祥猜的不错,此人之前是江湖上的亡命之徒,现在正是带兵打仗的勇武将军。

    这位便是被江北百姓亲切称为“谷小哥儿”的抗胡义军首领谷中翔。

    “江北双骏名士草,江南七姓美人麻。”

    这句诗中的“江北双骏”便是指的谷小哥和秦岭大侠刘柏含,两人如今更是成为了令胡人万分头疼,天下百姓人人称颂的抗胡义军首领。

    谷小哥与宁王私交颇为不错,也正是由于宁王一直暗中支持,淮北的抗胡形势才会如此之好。

    所以他刚才听到那吴泰华辱及宁王,便出言教训了一番。

    谷小哥与江南武林的七姓家族,一直有着密切往来,军中很多物资都是托他们进行收集采购。

    还有两三月便要入冬了,军中所需过冬物资便要此时开始采购,分批运往淮北。淮北召集的义军越来越多,军饷,粮草以及各种物资都有些难以为继。

    谷小哥此次亲至江宁,便是有打探朝廷风向,看看朝廷是否有意将义军收编的意思。

    只是来了两日,打探到了朝廷将与东胡议和的消息,根本没人在意淮北那群难民组成的义军。

    谷小哥心灰意冷,只是不明白能写出“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的五皇子,为何要为镇南王赠诗一首。

    “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

    谷小哥已踏上了北归的船只,轻声吟道。

    只听他望着江水,继续说道:“你们说这五皇子到底是何意思,我看这诗倒是像写给他自己的。这镇南王还真是厉害,就用这一首诗,便将大宁朝堂撕的四分五裂,让大宁人心分崩离析。”

    手下几人哪里听的懂他说的是什么,只是点着头,赞叹将军说的有道理。

    到得燕子矶,谷小哥突发游兴,便叫人停船,带着下属登矶游览。

    谷小哥下船便发现有四人举着牌子似是在等人,他饶有兴致的走过去,只看了一眼,便摇摇头走开了。

    举着牌子的自是于谦四人,在谷小哥离开后不久,苏家姐妹便找了上来。

    于谦笑着对姐妹二人说道:“两位姑娘可是把老于我给害苦了,殿下让我来送信。”

    海棠接过信,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实在是抱歉,于大人,我们也不知道公子会这样做。”

    于谦笑道:“无妨,我也就是随口一说,开个玩笑,任务完成,我还得回去跟着殿下,二位姑娘,告辞。”

    海棠和挽月与于谦道别后,便打开了信封,首先看到的便是一首《一剪梅》:

    “红藕香残玉簟秋。轻解罗裳,独上兰舟。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

    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接下来李旭将自己骂了一个体无完肤,表达了对挽月姐姐深深的愧疚之情以及对二人沉沉的思念之意。

    苏挽月看的脸色潮红,心潮涌动,这大概便是女孩子第一次收到情书的样子。

    海棠倒是时时听到公子的土味情话,有了一些抵抗之力,此刻竟是有些后悔就这样偷偷的跑了回来,也不知公子何时会来接她们。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b.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