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开局就被赶出皇宫 > 第四十九章 泪相思

第四十九章 泪相思

冬眠的叶子创作的《开局就被赶出皇宫》, 第四十九章 泪相思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李旭哼着小调正准备去赴约,却被满面冰霜的陶楚云堵在了门口。

    李旭顿时心里一阵紧张,安慰自己去吃个饭而已,有什么可怕的呢?

    陶楚云盯着他冷笑道:“心情不错嘛,这就想着去沾花惹草了?两位苏家姐姐这才离开了多久啊?”

    李旭被她盯的心慌慌,舔着脸笑道:“你想多了,去吃个饭而已,要不你陪我一起去?”

    李旭打算弄一出欲擒故纵,想着陶楚云今日有些悲伤过度,心绪不宁,应该是不愿出门的。

    哪想到陶楚云没有丝毫犹豫的说道:“好,走吧。”

    这下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走吧,反正今日有伤在身,也干不了什么坏事。

    李旭来到请柬上所写的宅院,让人通报后,谢轻澜与滕可儿竟是亲自出迎。

    谢轻澜看到陶楚云跟在李旭身后,轻轻一笑,并没有感到诧异。

    谢轻澜柔声细语的说道:“多谢殿下赏光,二位快请进。”

    陶楚云心想果然不出所料,这小贼在这泸州城哪来的什么朋友,只有刚刚认识的这位“美人麻”,只是没想到屋内居然还有另外一位姿容绝色的女子在。

    谢轻澜和滕可儿早已备好了酒宴,此时便带着李旭二人直接上了桌。

    滕可儿从见到李旭开始,一双妙目就没再离开过他。

    便是如李旭这般脸皮较厚的人,被她这样盯着,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四人落座,李旭便开始*:“不知这位姐姐为何一直盯着在下,可是我今日打扮有些不妥?”

    陶楚云对谢轻澜的印象还不错,觉得她清淡素雅,飘然似仙,感觉只需看着她就能让人心神安宁,忘掉烦恼。

    对这个滕可儿就有些厌恶了,自打进门开始盯着李旭也就罢了,偏偏一举一动都透着一股天然媚态,甚是勾人,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人。

    此时见李旭果然被她勾去,便冰冷冷的说道:“你再捯饬的好一点,人家估计就会把你吃掉了。”

    滕可儿娇笑道:“殿下,奴家现在就恨不得将你吃掉呢!”

    陶楚云怒哼一声,双目冒火的盯着滕可儿。

    眼见宴席还未开始,两边就要闹将起来,谢轻澜只得出来打圆场。

    只听她轻笑道:“殿下,今日冒昧请你前来,便是我这位妹妹极力要求的,殿下一曲《满江红》,惊艳整条秦淮河,自那时起,我妹妹便开始对殿下极为仰慕。”

    李旭搞明白了,原来是自己的粉丝,对方应该是秦淮河上对风尘女子了,只是不知她为何会与谢轻澜关系这般要好。

    滕可儿柔情似水对看着李旭,撒娇道:“殿下都不问问奴家的名字吗?”

    陶楚云气急,倒了一杯酒,狠狠的灌进了嘴里,却被呛的不断咳嗽起来。

    谢轻澜走过去轻轻为她拍了拍背,劝慰道:“陶姑娘不要生气,我们知道你与殿下感情深厚,我那妹妹是在跟殿下闹着玩呢。”

    陶楚云俏脸娇红,心道我跟这小贼有什么感情可言,如今和师兄怕是也绝无可能了。

    陶楚云想到这里,又为自己倒满酒杯,一口饮尽。

    李旭见她如此模样,便轻声安慰道:“好了,吃点菜,你这样喝酒容易醉。”

    陶楚云恼道:“要你管吗?我们是什么关系,你凭什么管我?”

    李旭没好气的说道:“就凭你还要在我身边呆五年!你说我可不可以管你。”

    陶楚云当他还是认为自己是他婢女,今天积累的幽怨悲伤便全部爆发了出来,哭着冲了出去。

    谢轻澜见李旭没有管她的意思,自己这个主人又如何愿意看到客人在家里又哭又闹,轻叹一声,便追了出去。

    滕可儿面带笑意,看明白了,这两人郎有情妾有意,只是还没捅破那层纸,少男少女的情爱啊,真是羡煞旁人。

    滕可儿起身,为李旭斟满酒杯,轻笑道:“奴家滕可儿,敬殿下!殿下今日大破萧家‘隐门’,当真是威风凛凛,风采过人呢!”

    李旭疑惑的问道:“哦?难道姐姐当时也在场?当时情况凶险,我倒是没有发现还有旁人在呢。”

    滕可儿便与他说起事情的经过。

    谢轻澜追出去后,发现陶楚云就坐在门外的台阶上,便也坐了下去。

    谢轻澜虽然活了三十多岁,只是进了文家的门便守了活寡,对这些小孩子的爱恨纠缠也不是很了解,并不知道要怎么安慰这个小姑娘。

    月色素,人无助,泪相思,与谁诉。

    陶楚云啜泣不止,谢轻澜只得安慰道:“陶妹妹,白日里见你们身陷险境却不离不弃,明显是感情至深才能做到的,妹妹如此伤心,可愿与姐姐说说?”

    陶楚云满腔心事正想找人诉说,便轻声泣道:“哪有什么感情,我只不过是被他逼着为奴十年罢了。”

    谢轻澜有些好奇的问道:“这又是怎么回事,殿下看起来也不像是这种人啊?”

    “唉,不怪他,只怪我自己当初太傻......”

    陶楚云倾诉衷肠,谢轻澜凝神静听。

    一会后,陶楚云已是靠在了谢轻澜的腿上,谢轻澜对这为心思单纯,性情耿直的小姑娘心疼不已。

    宴席上,滕可儿不愧是秦淮风月场上的头号花魁,欲拒还迎,欲擒故纵,欲说还休......

    一套接着一套,李旭算是碰到了对手,被这位可儿姐姐拿捏的死死的,不过他也是逢场作戏的成分居多,内心倒是一直保持清明,对陶楚云还隐含一丝担心。

    不久之后,谢轻澜拉着陶楚云走了进来,对李旭笑道:“殿下,实在是抱歉,菜都凉了吧,我这就让人重新上菜!”

    李旭惊讶道:“热一下不就可以了吗,何必如此铺张!”

    谢轻澜以为李旭身为皇子,对这方面应该挺讲究的,不敢怠慢,没想到也是这般随和。

    滕可儿笑道:“姐姐,我已经陪着殿下饮了不少酒了,你也得陪他再喝几盅。”

    谢轻澜轻举酒杯,笑道:“今日有幸能邀请到殿下和陶姑娘来此,招待不周,还请见谅,不如我们一起满饮此杯,以贺相逢!”

    几人皆是拍手叫好,各自将杯中之酒一饮而尽。

    谢轻澜继续说道:“这第二杯酒,我就敬殿下与陶姑娘二位,祝二位早成眷属!”

    李旭还未听完便已喝完杯中之酒,听完慌忙咳嗽着想吐出来,惹得陶楚云幽怨不已。

    谢轻澜再次举杯:“殿下文武双全,是我大宁难得的少年英才,这杯酒敬殿下,祝愿殿下能早日实现心中宏图大志!”

    李旭对这位谢姐姐已是心悦诚服,这敬酒词说的有理有节,难怪能凭一己之力让文家屹立不倒。

    谢轻澜几杯白酒下肚,脸上也泛起了潮红,甚是美艳动人,看的李旭心头火热。

    谢轻澜又为自己满上了一杯,朝李旭敬道:“殿下,今日只听你吟了那一句诗,轻澜便一直念念不忘,不知可否请殿下将此诗......”

    李旭不待她说完,已开口吟道:“小山重叠金明灭,鬓云欲度香腮雪。懒起画蛾眉,弄妆梳洗迟。照花前后镜,花面交相映。新帖绣罗襦,双双金鹧鸪。”

    谢轻澜双目如水,温柔的看着李旭,只觉得他描绘自己梳妆的这幅画面,就如他亲眼所见一般,一时不由春心萌动,情意绵绵。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b.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