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开局就被赶出皇宫 > 第一百二十四章 剑阁大师兄

第一百二十四章 剑阁大师兄

冬眠的叶子创作的《开局就被赶出皇宫》, 第一百二十四章 剑阁大师兄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  九月初五,这日一早,谷小哥便向李旭辞行,赶往了淮上。

    谷小哥此番跟着李旭进京,的确算是不虚此行,不仅受到了秦相的热切接见,更重要的是遇见了自己一生的期许。

    那一颦一笑的柔静安宁,美目流盼的风情雅致,此刻想来,依然是那般动人心魄。

    大江之上,烟波浩渺,谷小哥伫立船头,回首凝望,这繁华似锦、太平昌盛的江宁城,又多了一个自己拼命守护的理由。

    谷小哥心怀激荡,壮志酬筹,不由大声喝道:“心中愿,平虏保民安国。日月常悬忠烈胆,风尘障却奸邪目!”

    “说的好!”

    迎面而来的一艘船上,一位贵公子打扮的年轻人大声喝彩。

    谷小哥微微一笑,对其拱手一礼,以做答谢。

    那船顺流而下,速度极快,转瞬间便与谷小哥擦肩而过。

    那贵公子转头对身边一人叹道:“叶兄,都说这江南之地物华天宝,人杰地灵,如今一见,果然是名不虚传啊!”

    “殿下,此人虽是书生模样,但听其语气倒向是行伍中人,不过的确是气度不凡。”那叶兄答道。

    这船上的二人身份都不一般,那贵公子正是西蜀九皇子刘文韬,此番作为使臣之首,求娶大宁公主,以结联姻之盟。

    另一人乃是剑阁当代大弟子叶澄,天赋极高,被誉为剑阁百年难遇的剑道天才,剑术通神,在江湖上还未尝败绩。

    叶澄不仅身负皇命,作为九皇子的贴身侍卫随行而来,更是背负师命,要与大宁五皇子问剑一场,为死去的剑阁弟子讨一个公道。

    只听九皇子继续说道:“叶兄,大宁二皇子李智在剑阁学艺之时,便有‘君子剑’之名,才貌风度俱佳;如今又冒出一个五皇子李旭,更是天下皆知的文武全才。不得不让人赞叹啦!”

    叶澄笑道:“大宁皇帝能力不怎么样,生的几个儿子却是个个不凡,那太子李珣不及弱冠之年便能舍身取义,为国死节,如今想来也不由令人扼腕、钦佩!”

    九皇子点点头道:“叶兄说的不错,那三皇子李晟虽然声明不显,但据说最得宁皇宠爱,想来也必有其过人之处。”

    叶澄道:“他们兄弟齐心倒也罢了,只是如今这个样子只怕并非大宁之福!”

    九皇子深有感触,兄弟们争权夺利,相互倾轧,互为仇雠,自古以来哪一个国家,哪一个朝代不是如此呢?

    “唉,还是担心我们自己吧!”九皇子叹道。

    叶澄也是微微一叹,西蜀皇帝在位四十年,皇子众多,虽然太子早立,但是太子如今已有四十余岁,皇帝猜忌,兄弟相逼,活的是战战兢兢。

    九皇子见叶澄陷入沉思,岔开话题道:“叶兄,你这次问剑李旭可有胜算?”

    叶澄淡淡一笑,说道:“那李旭习武不过一月,不过是仗着手中‘胜邪’宝剑之利,何足道哉!”

    九皇子笑道:“哈哈,如此我便放心了,挫一挫大宁的锐气,求亲之事应该也会顺利许多,我便在此预祝叶兄旗开得胜,一剑立威!”

    “殿下多虑了,我西蜀愿与大宁结盟,他们必是求之不得,无论此战胜负如何,联姻之事应该都是水到渠成的。”叶澄道。

    两人说话间,船已经改道驶进了秦淮河。

    “叶兄言之有理,这便是秦淮河吧,终于快到了!”九皇子道。

    江宁城内。

    李旭闲来无事,便叫来秦寿准备让他去发明肥皂。

    在这个时代,也有一些常见的洗涤用品,如淘米水,皂角,胰子等等。

    胰子与肥皂的功效差不多,把猪的胰腺的污血洗净,撕除脂肪后研磨成糊状,再加入豆粉、香料等,均匀地混合后,经过自然干燥便可制成。

    不过,猪胰腺这种原料委实难以大量获取,所以胰子未能广泛普及,只在少数上层贵族中使用。

    李旭将所需材料和步骤详细的写了下来,交给秦寿吩咐道:“这是东升号下一个挣钱的东西,你带几个人去弄吧,有不懂的再来问我。”

    材料和步骤也很简单,石碱和澄清的石灰水可以制成烧碱,再用烧碱和猪油进行加热搅拌即可制成。

    秦寿一听是赚钱的东西,顿时就来了兴趣。

    李旭交待道:“烧碱这玩意儿有剧毒,还有极强的腐蚀性,一定做好防护,注意安全,跟之前一样多做实验,还有就是注意保密,去吧。”

    “旭哥你就放心吧,我一定把这肥皂给你弄出来!”秦寿兴高采烈说道。

    李旭这甩手掌柜当的极好,想到另一位兄弟范健,心里一叹,秦寿这小子一个人办事似乎有些孤单,还是上门去把他请回来吧。

    李旭给海棠交待一声,便出了府门,往范府走去。

    范健这些天也不出去鬼混了,天天呆在家里读书习武,倒还真是换了一副样子。

    那天他听说李旭受伤,在文德巷口徘徊半天,最后还是哀叹一声,郁郁而回,终是没有走进李旭府中探望。

    兄弟之间的感情其实还在的,只是那天被李旭逼走,范健实在有些拉不下脸再去上门。

    范健正在屋内看书,听闻李旭登门造访,急忙赶去迎接,见了面,讷讷的说道:“旭哥,你来啦!”

    李旭淡淡笑道:“怎么,不欢迎我吗?”

    “没有,不是......进屋说吧!”范健慌忙解释道。

    李旭走上前,拍拍他的肩膀笑道:“行了,上次的事是我做的不对,你不要多想了。”

    范健有些感动,没想到李旭还真是来道歉的,以他的身份竟比自己还拉的下脸来。

    两人进屋后,李旭掏出七千五百两银子递给范健,“东升号想必你也听说了,有你一成股份,这是上次霜糖的红利,你收下吧。”

    范健拿着银票愣愣的看着李旭,一时无言。

    “这样看着*什么,前期你也是出了力的,不过后来文家进来,只能给你留一成股份。”李旭笑道。

    前些日子京都霜糖的火爆情形,范健也是有所耳闻的,并没有心生怨怼,反而希望两位兄弟的生意越做越好,越做越大。

    所以范健对这些钱倒不是很在意,他在意的是李旭在他们闹翻之后,还能念着两人的感情,愿意为自己留一个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