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开局就被赶出皇宫 > 第一百三十三章 往日旧事

第一百三十三章 往日旧事

冬眠的叶子创作的《开局就被赶出皇宫》, 第一百三十三章 往日旧事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  宁王的苏醒,让整座永寿宫一改往日的丧气沉沉,变得朝气蓬**来。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出了笑意,就连庭院里的花草,似乎都变得艳丽起来。

    太妃询问了李旭与皇帝之间的谈话,得知李旭要去找皇后时,脸色突然变得凝重起来。

    “旭儿,哀家有些乏了,你扶我回寝宫吧,秦丫头你自便,哀家就不管你啦。”

    秦西子明白太妃可能是有话要对李旭说,自己不方便听,于是便识趣的出宫回家了。

    李旭扶着太妃回道寝宫,挥退身后跟着的宫女后急忙问道:“奶奶有什么话要对我说,连西子也不能听?”

    “哟,这就心疼起未来媳妇儿啦?”

    李旭有些尴尬,笑道:“没有,事关皇后,孙儿自是知道不便让外人知道。”

    太妃叹道:“也是关于你娘亲,至于你以后说不说给她听,那就是你的事了。”

    “我娘亲?”

    “不错,你娘亲走的时候,你还小,根本没有任何记忆吧!”

    李旭点点头道:“孙儿现在根本记不清娘亲长什么样子了。”

    “你小的时候老是缠着问我你娘亲的事,我也一直忍着没有告诉你,本打算瞒你一辈子,既然你父皇让你去找皇后,那我也不能继续瞒着你了!”

    李旭心头沉重,自己母亲的死因,可能并不简单。

    太妃理了理思绪,叹道:“当年的事,也是一笔糊涂帐,容我细细道来吧。你的娘亲是跟着皇后一起进宫的贴身丫鬟,在大户人家也就是个通房丫头。”

    李旭眉头紧锁,出身低微么,那也不算什么......

    太妃看了眼李旭,问道:“对自己的身世,失望吗?”

    李旭自嘲的笑了笑道:“身为皇子,很差吗?为什么要失望?”

    太妃被他道模样逗笑了,笑道:“你呀,打小就虎,愣头愣脑了,在外面没少吃亏,不过就一点好,打死不告状,受了欺负也不哭不闹,跟你娘一样的倔脾气!”

    李旭笑道:“接下来的故事,孙儿也大概能猜到了,不外乎就是酒后失德,半推半就,珠胎暗结,然后就有了我,奶奶,我现在只想知道我娘是怎么死的!”

    太妃狐疑的看了一眼李旭,问道:“有人提前跟你说了?”

    “这很难猜吗?戏里还不都是这么演的......”

    太妃摇摇头道:“也不是你父皇酒后失德,你娘亲才艺双绝,不仅姿色过人,歌舞更是一绝,身段曼妙,你父皇早就喜欢上她了,只是碍于皇后颜面才未提此事。后来皇帝干脆眼不见心不烦,专宠吴妃,再也未曾留宿永安宫。”

    “最后皇后实在没办法了,才把你娘推给了皇帝。”

    李旭听着自己父皇和娘亲的艳史,觉得有些羞耻,“奶奶,你说重点,这种事告诉我作甚!”

    太妃没有理会他,继续说道:“皇后计谋得逞,皇帝去永安宫的次数也多了起来,但是皇后也用了各种手段防止你娘怀孕,但是你娘可能也用了一些应对措施,才怀上了你!”

    李旭听到这里,不由捏紧了拳头。

    “有了龙子,便会要名份了,皇后好不容易靠你娘将皇帝拴在了永安宫,自是不愿给你娘一个名份的。”

    “接下来就是我说的一笔糊涂帐了,据说当时皇后一怒之下将你娘赶出了永安宫,你娘只好去找你父皇,但是在半路却冲出来几个健婢仆妇,将你娘拖至无人处,想要强行灌下堕胎药......”

    “砰!”

    李旭一拳砸在了茶几之上,那茶几瞬间炸的四分五裂,桌上的茶具随即碎了一地。

    “是谁干的!”李旭怒吼道。

    “旭儿!你冷静些!你如此易怒,如何能成大事!”

    李旭突如其来的举动,让太妃吓了一跳,大声骂了过去。

    李旭从未曾见过自己的母亲,但是听到母亲受辱,还是难以忍受,眼中已是升起一层薄雾。

    “奶奶,对不起,是孙儿冲动了!”

    “旭儿,成大事者,泰山崩于前而不乱,你需要好好反思一下了。这些日子我看到了你的成长,但也看到了你身负绝艺之后的骄躁,什么事情都想靠自己的勇武解决,你这个样子,哀家看不到任何希望!”

    “奶奶......”

    “楚霸王无敌于天下,却败于汉王之手,何解?你回去吧,今日就到此为止。”

    只见李旭噗通一声,双膝跪地,双眼含泪,轻泣道:“奶奶,孙儿知错,只是孙儿自幼丧母,是奶奶一手将我抚养成人,今日陡闻母亲旧事,心中悲愤,故而失态,还请奶奶见谅!”

    太妃叹道:“唉,你欲登顶,往日旧事不可不提,不然我是真不愿告诉你这些腌臜事,起来吧。”

    “谢奶奶!”

    “你娘是被路过的谢统领救下的,但也因此动了胎气,落下了病根。之后你娘被封为昭仪,在你一岁多的时候,撒手人寰。这么多年,皇后不愿见你,不让你去永安宫问安,想来也是怕面对你吧。”

    “那次的事,是皇后做的吗?”

    “那几个仆妇都是宫里的老人,见事情败漏,当场就服毒自尽了,查无可查,你父皇一怒之下便将她们几个全家满门抄斩了。”

    “皇后若是想处置你娘,在永安宫就可以出手,何必多此一举,将你娘赶出永安宫呢?”

    “在永安宫动手,人多眼杂,若是被父皇知道,她这皇后的位子可能就保不住了,在宫外动手,起码还能有回旋的余地。”

    太妃点点头道:“是啊,所以此案就变成了一桩糊涂案,之后皇帝更是一步都未踏进过永安宫,所以皇后对你们娘两是深恶痛绝,丝毫不加掩饰的让你们母子在这吃了不少苦头。”

    “不过自从太子为国捐躯之后,她就像完全变了一个人,在永安宫内修了一间佛堂,专心礼佛,不问俗事,皇帝去永安宫的次数反倒多了起来。”

    李旭沉思良久,说道:“当时的吴妃也有出手的动机,本来父皇是专宠于她,后来因为我娘而失宠,心里肯定也是记恨着我娘的。”

    太妃点点头道:“是啊,大家都有嫌疑,所以你父皇也不好再继续追查下去了,你若是想查,怕也是无能为力。”

    李旭沉声道:“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总有一天,我要为我娘,讨回公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