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开局就被赶出皇宫 > 第一百三十九章 千秋万代

第一百三十九章 千秋万代

冬眠的叶子创作的《开局就被赶出皇宫》, 第一百三十九章 千秋万代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  文德殿的朝会,早已结束。

    散朝后,皇帝又召集了正二品以上的文武大员在捶拱殿议事,二皇子和三皇子封王后已经取得了参政的资格,也在群臣之列。

    在捶拱殿议事,一众大臣还是比较轻松的,有地方坐,有茶水,开会的时间过长,还可以在此用餐。

    待人员到齐后,皇帝面色凝重道:“众位爱卿,朕先说一个好消息,自遇刺以来,一直昏迷不醒的宁王,今日晨间已经醒来。宁王战勋卓著,劳苦功高,今日得醒,乃我大宁之福,尔等当共贺之。

    秦相首先起身贺道:“恭喜陛下,天佑我大宁,得使宁王无忧,祝我大宁国泰民安,千秋万代!”

    接着群臣也齐声道:“恭喜陛下,天佑我大宁,得使宁王无忧,祝我大宁国泰民安,千秋万代!”

    群臣的恭贺,并没有让皇帝喜笑颜开,表情依然严肃,只是点点头继续说道:“刺杀宁王的凶手还没有抓到,前几天又有妖人作祟,祸乱京都,昨日在皇城脚下又发生一起刺杀事件!京都府尹何在?刑部尚书何在?”

    群臣明白皇上这是要追责了,朝会有西蜀使臣在,没有当堂发作,在这里找补来了。

    “臣京都府尹徐国栋,恭侯圣训!”

    “臣刑部尚书顾毅,恭侯圣训!”

    徐府尹和顾尚书两位悲催的大人起身出列,众臣解释唏嘘不已,这走马上任才几天啊......

    “你们能不能给朕一个解释,京都的治安,为何会差到如此地步?那些胡人杀手都已经混到朕的眼皮子底下了,是不是要等到他们杀进皇宫,取了朕的人头,你们才能抓的到他们?”

    此话一出,整个捶拱殿鸦雀无声,落针可闻。

    “臣等办事不力,请陛下责罚!”

    徐府尹和顾尚书两人慌忙跪下认罪,心里不约而同地怨起了李旭,那臭小子简直就是一个麻烦精。

    “好,两位爱卿既然认罪认罚,那朕就给你们一个痛快,来人啦,除去二人官帽官服,押入大牢,听候发落!”

    一队殿前司禁军侍卫应声而出,就要拿下二人。

    “陛下息怒,徐府尹和顾尚书二位大人上任不过半月,许多工作都还来不及开展,实在怪不得他们啦,老臣恳请陛下收回成命,不如让他们限期破案,待罪立功!”

    秦相及时站出,阻止了殿前司拿人。

    余下的诸位大臣都有些犹豫,就怕惹火上身,但是大家都是在朝堂上混了一辈子的老官油子,若是此时不拉他们一把,这查案的破事说不准就会落在自己头上,于是纷纷上前求情。

    皇帝倒也没准备真把他们二人怎么样,只是京都这段时间确实闹的太不像话了,便顺坡下驴,让二人以待罪之身,限期一月破案。

    御下之道,恩威并施,皇帝陛下老会玩了。

    顾毅和徐国栋相视苦笑,无奈至极,昨日的太平楼刺杀案,别说一个月,一辈子都可能差不清了。

    皇帝让二人归位,继续说道:“西蜀使团的接待事宜,礼部和鸿胪寺可有安排妥当?”

    礼部侍郎陈天钰出列答道:“启禀陛下,昨日西蜀使团进京之后,礼部便已做好安排,接风宴依然摆在紫宸殿,时间定在今日酉时,臣昨晚已上了折子,只等陛下批复。”

    皇帝点点头道:“赵尚书,你出使东胡准备的怎么样了?”

    “回禀陛下,老臣是因为安排后事才耽搁了几天,使团明日便可离京,陛下放心,臣这次就算舍了这身老骨头,也定要不辱使命,维系两国和平!”

    赵尚书眼中噙着泪水,颤颤巍巍的说道。

    秦相暗自撇嘴,赵延昌这只老狐狸惯会博取圣上怜悯。

    皇帝看这老东西一脸惨兮兮的模样,差点就心软让他留在朝堂上了,不过转念想到就是他力主和亲,让自己与女儿骨肉分离,心里便十分不爽,挥挥手转过头不再看他。

    赵延昌卖惨的计划没有成功,知道此行已成定局,便哀叹一声,无可奈何的回到了座位上。

    “最后再商议一下西蜀求亲的事吧,朕就这么两个女儿,大宁就这么两位公主,诸位爱卿也是看着她们长大的,难道你们就忍心看着她们远嫁异国他乡?从此不能再见父母一面?”

    “陈淑妃和郑贤妃每日跑到福宁宫找朕哭诉,朕一想到要把她们送往别国,朕......就心痛难忍,是朕无能啊,你们,就没有一人能为朕分忧吗?”

    皇帝真情流露,却也无能为力。

    兵部尚书钱彦琛出列奏道:“陛下,两国联姻,实乃大势所趋,有百利而无一害,虽然如今皇室子孙凋敝,但是皇子们皆已成年,只待婚配,皇室复兴,指日可待。所以为了大宁千秋万代,牺牲一位公主的幸福,实乃不值一提。”

    “哼,钱尚书言之有理,不若从你钱家挑选一位适龄少女,朕收为义女,封公主之位,再与西蜀联姻如何?”

    钱言琛老奸巨猾,虽被皇帝将了一军,但也丝毫不慌道:“陛下,此举不妥,若是无人知晓还好,若是传将出去,丢的可是大宁皇室的脸,何况我钱家目前并没有适龄的少女。”

    “哼!”皇帝恼怒至极,拂袖而去。

    皇帝走后,捶宫殿开始热闹起来。

    秦相走到钱尚书跟前,笑道:“钱大人一心为国,实乃我辈之楷模啊!”

    “秦相过誉啦,早朝时都已经定好的事,变来变去,成何体统!”

    “钱大人也是为人父母的人,体谅一下圣上嘛,何必说的那么直接,让圣上下不来台。”

    “唉,你要是成天和一帮武人打交道,也会变得跟我一样滴!哈哈哈!”

    另一边,吴尚书凑到赵尚书跟前,拍了拍老伙计的肩膀道:“保重!”

    这吴琦瑛,怎么看都像是幸灾乐祸来了......

    三皇子景王叫住了二皇子端王,“二哥,宁王叔既然醒了,咱们是不是得去探望一下!”

    “本王正有此意,不若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