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开局就被赶出皇宫 > 第一百四十一章 我可以相信你吗

第一百四十一章 我可以相信你吗

冬眠的叶子创作的《开局就被赶出皇宫》, 第一百四十一章 我可以相信你吗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  李旭仔细检查了白芷伤势,身上居然还有两道长长的刀伤,暗骂自己疏忽,赶紧从自己衣服撕下两块布条,给她草草地包扎了一下,暂时止住了流血。

    白芷再次醒来,抓住李旭的手,虚弱的说道:“李旭,我好冷,咱们回去吧。”

    李旭不言不语,转头看去,找到了刀上沾有血迹的两名侍卫。

    李旭冷哼一声,闪入澄瑞亭内,一脚一个,将他们踢进了冬暖池里。

    不过他还是脚下留了情,虽不致命,但也足够让他们在床上躺上三个月了。

    敢伤她的人,他一个都不会放过,这是他对白芷的承诺。

    吴贵妃见状笑道:“还是跟以前一样冲动,做事不计后果。”

    李旭看了一眼地上的蔡公公,冷冷道:“这次看娘娘的面子,便饶他一条狗命。”

    吴贵妃看着李旭飞快离去的身影,意味深长的笑了笑。

    “严先生,你觉得此子如何?”

    从吴贵妃深厚走出一人,面白无须,神态从容,若不是着一身太监服饰,定会让人以为他是一个读书人。

    “娘娘,某观李旭此人,文武双全,进退有度,有勇有谋,当及早除之,否则必成景王殿下大患。”

    吴贵妃轻轻一笑,不置可否。

    “蔡远办事不力,这么多人还对付不了一个小丫头,平白又生出许多风波!”

    “娘娘无需多虑,严某早已想好对策。”

    “呵呵呵,有先生在,实乃我儿之福!”

    李旭回宫的路上,看到了急急忙忙带人赶来的范统领,忍不住嘲讽道:“范统领每次到的都很及时嘛。”

    看着一脸不善的五殿下,范崇荣忍住想要询问的冲动,施个礼,侧身让出了一条道。

    李旭浑身湿透,鲜血淋漓的回到永寿宫,还抱着一个重伤的白芷姑娘,可吓坏了永寿宫众人。

    将白芷小心翼翼的放在床上后,李旭仔细检查了她的两道刀伤,都有五六寸长,而且伤口位置特殊,一道在小腹,一道在右大腿外侧,必须要进行缝合,便叫人去请太医来。

    白芷摇头阻止道:“不用叫太医,我自己能处理。你帮我把箱子拿过来。”

    李旭担忧道:“你这刀伤自己能处理吗?太医院的外伤缝合术还是很有名的。”

    白芷倔强的摇摇头道:“别废话,快去拿过来!”

    她的心思,李旭自然不懂,这两处伤口的位置太敏感,她并不想让外人看到。

    白芷吃下一颗治疗内伤的丹药后,调息了一会,感觉状态恢复了一些,便叫李旭出去。

    李旭不解道:“我出去了,你的伤怎么办,真的不用我帮忙吗?”

    “出去吧!”白芷真不想再浪费力气与他废话。

    李旭终于反应过来,这个时候自己需要回避。

    “我去叫几个侍女进来帮忙,有什么事你就吩咐她们做吧,”

    “啰嗦!”

    李旭无奈地走出房间,看见太妃被两位侍女搀着赶了过来,立即上前扶着。

    “夏荷姐姐和秋菊姐姐,白芷姑娘受了伤,我在里面多有不便,你们两个进去帮下忙吧。”

    两女应声而去,太妃看着李旭狼狈的样子,心疼道:“快去换身干净衣服,这都湿透了,伤口也要重新包一下了,都渗出这么多血来了。”

    “我没事,只是白芷伤的很严重。”

    太妃点点头道:“先去换衣服去,回来再告诉哀家怎么回事,这些人胆子也太大了些!”

    夏荷和秋菊进屋后,白芷笑着问道:“想必两位姐姐阵线活都很在行吧。”

    两人点头称是。

    “那就要麻烦两位姐姐了!”

    白芷简单为她们说了下伤情,操作手法和注意事项。

    听说是要给白芷姑娘的皮肉上缝针,两位侍女连连摆头,都是不敢尝试,秋菊看到那血淋淋的伤口后,便直接晕了过去。

    白芷一阵无语,果然是越帮越忙。

    夏荷稍微好点,只是准备尝试的时候,拿针的手止不住的颤抖,根本没办法缝合。

    白芷没有办法,只得叫了二人出去,想叫李旭进来帮忙,却又抹不开那个脸,于是开始尝试自己操作。

    白芷咬紧牙关,稍微尝试一下,伤口便痛到无法呼吸,难以忍受。

    满头大汗的她,死死的抓住被子,无声地大哭起来。

    李旭回来后,见两位侍女已经出来了,愣道:“这么快就好了吗?”

    夏荷惭愧的说道:“殿下,我们没能帮上忙。”

    太妃道:“旭儿,还是你自己去吧,夏荷说伤口还在流血,再拖下去可就危险了!”

    李旭不再迟疑,冲进房内,看到白芷道样子,也是心疼的不行。

    “你这个傻丫头,非要逞强!”

    “李旭,好痛啊,我一个人办不到!”

    “没事,有我在!”

    “我要把我自己迷晕过去,我可以相信你的吧!”

    “放心吧,傻丫头,我是一个值得你托付终身的人!”

    “臭不要脸!”

    .......

    福宁宫内,皇帝正在练字,吴贵妃走了进来,道了个万福,轻柔地唤道:“皇上!”

    “爱妃过来看看,朕这字写的如何?”皇帝没有抬头,随口说道。

    吴贵妃走近一瞧,皇帝写的是“一蛇吞象,厥大何如”几个大字。

    “皇上是在责骂臣妾吗?可是臣妾对现在的一切已经很满足了啊,自臣妾进宫以来,便深得皇上宠幸,如今更是执掌后宫之权,两个儿子也已长大成人,父亲身居高位,整个家族亦是兴旺发达,臣妾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吴贵妃瘫坐于地,掩面而泣。

    “哼!”

    皇帝冷哼一声将笔一扔,拿了一本折子坐着看了起来。

    半晌后,吴贵妃跪在地上,幽怨地看着皇帝,不哭不闹。

    皇帝斜了她一眼,看到她这个样子,又心软了,板起面孔,故作深沉道:“你既已知足,为何还要阻止白芷替皇后看病,甚至不惜要除掉她?你就是想让皇后早点死了好上位是吧!”

    “臣妾何时阻止那小姑娘给皇后瞧病了?皇上净冤枉好人!”吴贵妃又开始抽泣起来,委屈地说道。

    这吴贵妃已经三十多岁的年纪,撒起娇来还是如少女般妩媚动人,那柔弱无助的模样,真是我见犹怜。

    “那你倒是说说,朕怎么冤枉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