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开局就被赶出皇宫 > 第一百五十章 女大不中留

第一百五十章 女大不中留

冬眠的叶子创作的《开局就被赶出皇宫》, 第一百五十章 女大不中留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  夜沉如水,洗尽铅华。

    月光照映下的皇宫,没有白日那般耀眼,却依然雄伟壮观,气势磅礴。

    紫宸殿,大宁君臣们静静地等待着剑阁大师兄做出最后的决定。

    叶澄对使团的人说完,瞥了一眼刘文韬,已是掩饰不住的露出厌恶的神情。

    “启禀陛下,此事事关重大,外臣不敢自专,需请示本国国主,恳请陛下宽限几日。”

    皇帝思虑片刻,颔首道:“也罢,朕便宽限你几日时间,不过事关两国结盟,还请叶侍卫尽心安排,尽快重拟国书吧。”

    “多谢陛下,外臣准备现在就回去写信,连夜送回西蜀,不便在此多留,感谢陛下盛情款待,臣等告退。”

    西蜀使臣退去后,皇帝临走时拍了拍李旭,难得的夸了他一句“不错!”

    李旭被父皇拍在了伤处,疼的龇牙咧嘴,好一会才缓过神来。

    秦相面带微笑走过来道:“伤成这样还敢来,你是料定今天打不起来么?”

    李旭傲慢地说道:“就他?让他一只手也没有任何问题!”

    “说你胖你还喘起来了!”

    李旭这个样子十分讨打,秦相也不惯着他,举起手又准备往右肩拍去。

    “等等,能不能拍这边?”李旭缩着肩膀求饶道。

    秦相试了试,终是没有拍下去,笑道:“走吧,老夫在书房等你。”

    相府,饮冰室。

    秦相与李旭相对而坐,秦西子在一旁为二人煮茶。

    李旭看着忙碌着的西子姐姐,笑道:“其实晚上喝茶不好,容易失眠。”

    “你可以选择不喝!”

    本来打算好好表现一下茶艺的秦西子,突然就觉得这煮茶一点意思也没有。

    “我说的相爷,他年纪大了,睡眠不好,需要少喝,我现在需要提神,必须多喝点!”

    感受到西子姐姐的不愉,李旭求生欲还是很强烈的。

    “没想到西子姐姐还有这一手功夫,如行云流水一般,煞是好看!”

    秦西子羞红着脸,暗自欣喜,却也不敢看这二人一眼。

    秦相看着这两人不着痕迹的打情骂俏,心里感叹着自己的确是老了。

    “回京之后,便一直想来找您老聊聊,却一直没有机会。”

    秦相点点头道:“你小子在东胡杀人无数,回京之后也不手软,你年纪还小,杀心却如此之重,不是长久之道啊!”

    李旭反驳道:“我杀的都是敌人,而且都是*的,您以为我喜欢杀人?”

    “老夫只是提醒你,不可视人命如草芥,不然就算你登上皇位,也可能会成为一位暴君!”

    “您老就放心吧,我可从没杀过无辜之人,何况今后还得上战场杀敌,手上的鲜血不会少的!”

    秦相叹道:“唉,也罢,你自己注意,老夫不想你变成一个嗜杀冷血之人!”

    秦西子为二人倒上茶,李旭端起茶杯笑道:“多谢相爷关爱之意,就以茶代酒,敬您一杯!”

    “你小心点,烫!”秦西子关心道。

    秦相一脸不是滋味的端起茶杯,却是一口喝急了些,烫到了舌头,对着秦西子骂道:“你就不知道多关心关心你爷爷,这臭小子用的着你操心吗!”

    李旭憋着笑道:“那可不,还得操一辈子心呢!”

    “不管你们了,你们聊!”秦西子满脸通红地跑了出去。

    秦相摇了摇头道:“女大不中留啊!”

    看着微笑不语的李旭,秦相不知怎么心里就是有些来气,怒道:“皇后都要被废了,你还有心思在这里儿女情长!”

    李旭心里想着这是发的哪门子邪火,“废不废的,日子还不得继续过么!”

    “你倒看的开,到时候太子之位落入他人之手,老夫看你的日子还怎么继续!”

    李旭笑道:“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

    “放屁,你是不是觉得大势已去,开始自暴自弃了?”

    秦相有些气急,都开始说脏话了。

    李旭摇摇头道:“没有,刚有人给我分析了一下,我要是想坐上太子之位,除非那几位兄弟全部死绝,否则根本轮不上我,我再怎么努力争抢也是徒劳。”

    “胡说,皇上早就说过立储要立才立德,不论嫡庶,不论长幼!不然老夫瞎了眼还去支持你!”

    秦相已经被气的吹胡子瞪眼。

    “父皇以前还说过要北伐收复中原呢,如今呢?相爷,人是会变的!”

    “陛下志向从未改变,不然老夫也不会久居相位!”

    李旭有些无奈道:“好吧,就算父皇未曾改变初衷,那皇后被废对我又有何影响呢?”

    秦相默然,这小子说的有道理啊,皇后废了就废了,老夫又有何可着急的呢?

    “你继续说!”

    “那人让我不要把目光放在储位之上,应该直接盯着皇位,从现在开始打造自己的班底,在朝廷培植人脉,在军方培养亲信,只有实力够强,才有资格问鼎!”

    “如此大逆不道,此人是谁?”

    “姓汤名汉荣!”

    秦相有些失神,苦笑道:“原来是他,老夫也曾多次招揽他来相府做幕僚,都被他拒绝了,看来你这次去了一趟东胡,收获不小!”

    李旭笑道:“得此一人,胜过储位多矣!”

    秦相点点头道:“也罢,既然有人为你谋划,老夫也就不多说了,天色不早了,滚吧!”

    李旭笑道:“相爷,怎么感觉您这话里透着一股酸味儿,我还没说完呢,就赶我走!”

    秦相心里是有些酸,但更多的还是欣慰。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皇后不是生病,二是中毒,慢性汞中毒!”

    “什么?”

    秦相一惊而起,不敢置信道:“你确定?”

    李旭点点头道:“确定,不过现在永安宫人证物证都被毁了,就算知道是吴贵妃下的毒,也没有证据了。”

    秦相沉吟道:“既然是中毒,这么多年太医院不可能不知道吧,还有皇城司难道就没有半分察觉?”

    李旭冷冷道:“汤先生的意思是皇城司可能早就跟他们沆瀣一气了,以他们的手段,太医院的尾巴估计也断掉了。”

    秦相叹道:“皇上此刻最恨皇后,此事就算捅到他跟前,他也未必会信,未必会查!”

    “皇后已成父皇逆鳞,触之必死,此刻也只能隐忍不发,择机而动,所以皇后可以废可以死,但是尸体一定要葬进皇陵!以便日后查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