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开局就被赶出皇宫 > 第一百五十三章 火上浇油

第一百五十三章 火上浇油

冬眠的叶子创作的《开局就被赶出皇宫》, 第一百五十三章 火上浇油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  红日出东方,霞光耀九州。

    福宁宫,皇帝已经收到皇后自缢身亡的消息。

    多年夫妻,一朝成仇,皇帝心中有恨,但得知皇后去了之后,心里又变的空荡荡的,半晌无言。

    废后的旨意被拦在了中书省,并未执行,至于皇后的丧事该如何办,皇帝有些拿不定主意。

    于是,皇帝召集了一众大臣紫宸殿议事。

    坤宁宫,吴贵妃眼神冰冷地看着跪在地上的几名手下,怒道:“一群没用的东西,还不赶快去找,就算把永安宫掘地三尺,也要给本宫把那玉枕找出来!”

    几名手下惶恐的领命而去。

    “娘娘息怒,玉枕不见无非就两种可能,一是皇城司的人见财起意,盗宝出宫;二是太妃出手,先您一步拿到了玉枕。”

    说话的是吴贵妃的心腹谋士严良,虽着宦官服饰,却并未净身,被吴贵妃偷偷留在坤宁宫,为她出谋划策。

    “严先生不妨说的仔细些。”

    “其实玉枕作为皇上御用之物,这样就决定了此物是绝不可流通的,所以第一条可能性不大,不过还是可以请范统领帮忙查一查;第二私藏也是死罪,这后宫所有嫔妃应该都是不敢私藏的,除了太妃!”

    严先生虽然没有猜到是李旭带走了玉枕,但猜测玉枕是落入了永寿宫,倒也不算错。

    吴贵妃频频颔首,沉吟道:“如果此物落到太妃手上,那就不太好办了!”

    严良笑道:“娘娘何需担忧,皇后已死,仅凭这玉枕是不可能查到坤宁宫来的,不过还是可以按原计划给皇上心里再添上一把火!”

    “也好,那就按先生的计划去办吧!”

    李旭昨夜回家,处理好玉枕之后,只觉身心俱疲,尽管如此,躺在床上的他脑子还是在不停的转动,无法入眠,天快亮时才迷迷糊糊的眯了一会。

    没多久便被太妃派人叫进了宫中,李旭先是去看望了宁王和白芷,宁王已能开口说话,只是和白芷一样,还不能下床行走。

    见到太妃之后,李旭拿出了皇后的绝笔信,说道:“奶奶,孙儿昨晚还是去见了皇后一面,这是她留给父皇的信,您先看一下!我看今日能不能找个时机呈给父皇!”

    太妃看过信后默然良久,叹道:“永安宫的下人尽数被诛,已是没有人证,此案又如何查的清!”

    李旭恨恨道:“朗朗乾坤,昭昭日月,岂容那些阴险狠毒之辈祸乱后宫,不为别的,就为死去的大哥,此信我也必呈父皇!”

    太妃点点头道:“既然你心意已决,哀家也不拦着你了,皇后既然已死,陛下相想必也不会有那么恨她了,不然也不会在紫宸殿召集群臣商议皇后丧事了。也罢,哀家这便带你去面见陛下!”

    紫宸殿的议事早已开始,皇帝被已他们吵的头疼无比。

    以秦相为首的一方认为既然废后的旨意没有生效,葬礼当然得按祖制以皇后的规格办。

    而以吴尚书则坚持认为皇后属于畏罪自尽,并没有资格按照皇后的规制安葬。

    “陛下,诸位皇子皆已到了婚配的年纪,若以皇后的规格举办葬礼,按规矩诸位皇子就得守孝三年,如此一来,皇室如何得兴?”

    此时出言的是吴尚书,一番话让皇帝非常认可,也让殿内诸位大臣陷入了沉思。

    这时梁总管跑到皇帝身边耳语道:“陛下,太妃娘娘和五殿下过来了!”

    皇帝有些诧异,太妃从不干政,今日过来做什么,难道又是旭儿那小子要闹什么幺蛾子?

    不得不说,皇帝对自己几个儿子的尿性还是了解的比较清楚的。

    “皇太妃驾到!”

    皇帝起身亲迎,轻轻瞥了一眼李旭,对太妃笑道:“母妃怎么过来了,可是找儿臣有事?”

    太妃点点头道:“进去说吧!”

    太妃进殿,诸位大臣齐声恭迎:“臣等拜见太妃娘娘!”

    “诸位爱卿免礼,自陛下亲政以来,哀家便遵循后宫不得干政的祖制,从未过问国家之事,不过今日是商议皇后丧事,也算是后宫之事,哀家过来听听,应该不算逾矩吧!”

    皇帝正色道:“母妃言重了,您来的正好,儿臣拿不定主意,正想听听母妃的意见!”

    “也好,那哀家就先听听诸位臣工是个什么意思。”

    梁公公命人为太妃搬来凳子,李旭便扶着太妃坐在了皇帝身旁。

    李旭站在太妃身后,摸了一下胸口的信,正想找个时机呈给父皇,却看见范崇荣拿着一个木盒子急急忙忙的冲了进来。

    “启奏陛下,臣在永安宫整理皇后遗物时,有重大发现!臣等不敢自专,特来呈给陛下!”

    范崇荣惶恐地说道。

    李旭心里咯噔一下,意识到事情有些不对。

    “哦?究竟是什么发现,能让你如此不安,拿过来给朕看看!”

    梁公公接过木盒,转交到皇帝手上。

    此刻紫宸殿内的诸位大臣,俱是好奇地盯着皇帝手里的木盒,不知道是什么东西能让范统领如此紧张。

    皇帝打开木盒看了一眼,不由眼前一黑,猛的合上,心脏剧烈震动,脸色瞬间变成了猪肝色。

    皇帝此时怒火攻心,险些晕厥过去,一手死死的攒着盒子,一手抵在了身前的御案之上。

    “陛下!”

    梁总管发现不对,慌忙上前扶住皇帝。

    太妃也站起身,关切道:“陛下,你这是怎么了?”

    皇帝缓了一会,开始疯狂大笑,随后将手中的盒子用尽全力砸向了地面,并大叫道:“*安敢如此害朕!”

    那木盒被摔成两半,里面的东西也随之滚落出来。

    一方印玺,一块私章,还有一个身着龙袍的布偶小人,身上插着数根银针,位置还十分敏感!

    群臣被皇帝的样子吓了一大跳,看见地上的小人才终于明白,皇上为何会如此大怒,这事搁谁身上都受不了!

    这祸乱宫中地巫蛊邪术,自古以来便从未断绝!

    李旭眼睛死死盯着那个小人,这个盒子昨晚他是见过的,根本就没有这个东西,很明显是被人栽赃陷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