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开局就被赶出皇宫 > 第一百六十二章 重阳诗会(五)

第一百六十二章 重阳诗会(五)

冬眠的叶子创作的《开局就被赶出皇宫》, 第一百六十二章 重阳诗会(五)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  第三轮的题目是以《采桑子》为词牌名作词一首,比较简单,皇帝出题时也是考虑到主要以娱乐为主,并没有为难这些年轻人的意思。

    往年的题目也一样,都是像《忆江南》、《如梦令》这样简单的词牌。

    李旭笑了,他最喜欢的一首写重阳的诗词,正是《采桑子》!

    人生易老天难老,岁岁重阳。今又重阳,江南黄花分外香。

    一年一度秋风劲,不似春光。胜似春光,廖廓江天万里霜。

    李旭写完将笔扣在桌上,忖道:“还是改一下好,更切合实际,希望能得到那位老人家的原谅,阿弥陀佛!”

    秦西子在心中默默念了一遍,赞道:“有情有景,有色有香,豪迈狂放,气势恢宏!真好!”

    “完事!走吧,随我登上狮子山,一览长江风光!”

    见李旭要走,台下的观众急了,五殿下的词还没看到呢!

    “五殿下,这么快你就作完了吗?”

    “写的什么呀,那位公公,快念出来听听啊!”

    李旭一脸笑意地朝观众们拱拱手,感谢乡亲们的抬爱。

    那蔡贤也是时刻注意着这边动向,听完裁判读完后,自愧不如,赶紧追上去赔礼道:“殿下,请稍等,今日在下对子岚诗社各位小姐多有得罪,小生在此给大家赔个不是,五殿下才高八斗,在下自愧弗如!”

    李旭看着这家伙貌似诚恳的道歉,也不知道是不是出于真心,但是对他的才华确实还是有点欣赏。

    于是李旭笑道:“无妨,诗词不过小道,多把心思放在读书上,争取下次科考取个好成绩,才不负你这一身才华!”

    蔡贤惶恐谢道:“多谢殿下指点,在下必不负殿下众望!告辞!”

    待蔡贤走后,秦西子闷闷道:“这蔡贤心思奸猾,不似好人!何必与他说那么多!”

    李旭笑道:“此人才思敏捷,能屈能伸,也算是个人才!”

    “你难道还想招揽他不成?”

    “呵呵,再说吧!”

    狮子山顶,阅江楼。

    阅江楼有两翼四层,主翼面北,次翼面西,两翼均可观赏长江风光,两翼各以歇山顶层次递减,屋顶犬牙交错,高低起伏,跌宕多变。

    屋面覆有金色琉璃瓦并镶有绿色琉璃瓦及缘边,色彩鲜丽,体现了“碧瓦朱楹,檐牙摩空而入雾,朱廉凤飞而霞卷,彤扉开而彩盈”的楼阁意境。

    阅江北翼楼顶,皇帝屏退左右,凭栏望远,看那长江滚滚而来,心思惆怅!

    “独在异乡为异,每逢佳节倍思亲。遥知兄弟登高处,遍插茱萸少一人。珣儿,是父皇无能,父皇对不住你啊!”

    今日皇族齐聚,只少了太子一人,李旭这首诗,勾起了皇帝压在心底对太子多年的思念之情。

    皇帝性格并不暴虐,也并不想做孤家寡人,在太妃的教导下,他其实一直很看重亲情。

    只不过这些年作为一个男人,雄风不振,已经陷入了深深的自我怀疑之中,所以变得多疑敏感。

    皇后那一句太监,更是深深的伤了他的自尊,刺痛了他的心扉!

    就在皇帝感时伤怀之际,耳边突然传来一道声音。

    “阿弥陀佛!老衲栖霞寺住持清远拜见陛下!”

    皇帝吓了一跳,慌忙大叫道:“来人!”

    皇帝看着这个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老和尚,心中惊骇无比,故作镇定道:“清远法师,你想干什么?”

    谢小星应声而出,看到皇上身边多了一个老和尚,还是自己的老熟人,不由睚眦欲裂。

    “清远!”

    这阅江楼自己亲自带人前前后后仔细搜查了三遍,这老和尚是如何上来的?

    清远和尚淡淡道:“陛下莫要惊慌,谢统领也不必着急,老衲只是想和陛下谈一谈。”

    谢小星此时万分心急,想要出手,却又担心这和尚会伤了皇上,所以动也不敢动一下。

    “你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为何要用这种方式?”

    清远笑了笑道:“老衲若是有其他办法可以见到陛下,也就不会在这里出现了,陛下还是请谢统领先下去吧,不然慌乱之中,老衲也不敢保证会发生什么。”

    皇帝无奈之下只好答应,“谢统领,那你就先下去吧,朕相信清远大师不会伤害朕。”

    此时范崇荣也闻讯赶了过来,只是刚上来就被谢小星给带了下去。

    “谢统领,怎么回事!”

    “栖霞寺的住持找上陛下了,你干的好事!”

    范崇荣冷哼道:“范某只是遵令行事,倒是谢统领要好好想一想,下去怎么和太妃解释吧!”

    “你!皇上何时让你乱杀僧众了!”

    “栖霞寺一帮叛逆,抗旨不尊,杀之又如何!我知道你和清远这老秃驴相交莫逆,我有足够的理由相信这老秃驴就是你谢统领私自放进来的!”

    谢小星闻言大怒道:“范崇荣,你休要血口喷人!”

    两人争执不休的下了楼,争吵内容也被楼上的皇帝和清远听的清清楚楚。

    清远笑道:“陛下明白老衲为何要来找您了吧,老衲早已在此恭候多时!”

    皇帝这才想起那天盛怒之下,让范崇荣拆光境内所有寺庙的事。

    “清远大师,这都是误会啊!朕可从没让范崇荣杀人!”

    “阿弥陀佛,陛下宅心仁厚,自是不会下令杀人,所以老衲这才敢冒死前来与陛下商谈此事,陛下请放心,无论如何,老衲都不会伤害您的!”

    皇帝松了口气,点点头道:“清远大师乃是得道高僧,所作承诺,朕自不会有所疑虑,不如进屋,坐下详谈。”

    “如此甚好,陛下请!”

    楼下的太妃和一众皇室中人,已被禁军层层保护起来。

    太妃看到谢小星出来,急忙问道:“小星,出了何事?”

    “太妃请放心,陛下安全无虞,是栖霞寺方丈清远大师有事要与陛下商议!”

    吴贵妃在一旁怒道:“谢统领,你是怎么敢让陛下独自一人呆在上面的,出了问题,你能担当的起吗?”

    太妃冷冷道:“既是清远大师在上面,哀家就放心了,出了事,哀家担着!”

    这次谢小星防卫出了如此大的纰漏,定会受到不少诘难攻击,甚至可能会因此丢掉禁军统领之职,但是太妃是无论如何都要保住他的。

    京都兵权,除了谢小星,任何人都休想染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