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开局就被赶出皇宫 > 第一百六十四章 公道

第一百六十四章 公道

冬眠的叶子创作的《开局就被赶出皇宫》, 第一百六十四章 公道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  李旭心中一动,这老和尚似乎有意考教自己,便不再犹豫,挥出一拳朝老和尚飞扑过去。

    这一拳带起阵阵罡风,桌上的宣纸随风而动,飘落于地!

    清远大师夷然不惧,坐在凳子上岿然不动,缓缓递出一掌,迎上了李旭的拳头。

    拳掌相交,李旭双袖起舞,两鬓间的发丝肆意飘拂,老和尚座下凳子竟顷刻间砰然粉碎!

    “旭儿,不可对大师无礼!”

    皇帝端着茶杯,读着诗词,淡淡地说道。

    正在比拼内力的二人,相视一笑,同时撤去了力道。

    李旭抱拳行礼道:“得罪!”

    “阿弥陀佛,没想到殿下年纪轻轻,竟有如此一身惊人内力!”

    “多谢大师赞誉,机缘巧合而已,和大师比起来,不值一提!”

    清远差点喷出一口老血,自己可是勤勤恳恳*了一个甲子,才有现在这个境界,你这小子才多大!

    “殿下内力虽深,但非自己所练,杂而不纯,若继续下去,日后恐怕会有不小的隐患!”

    李旭不以为然道:“多谢大师关心,我觉得自己挺好的,浑身充满了力量!”

    皇帝轻咳一声道:“清远大师乃是得道高僧,他如此说必有道理,旭儿,你好生请教,问问大师此事如何解决。”

    清远大师看了一眼李旭笑道:“五殿下与我佛门有缘,若老衲没有看错,殿下已是*了我佛门绝学《易筋经》!”

    李旭唯恐老和尚劝他剃度,心道我可与佛门无缘,急忙说道:“大师看错了,我练的是武当《太玄真经》。”

    李旭记的苏婆婆曾经说过,大禅寺门户之见极重,不可让人知道自己学会了大禅寺的绝学,以免产生不必要的纠纷。

    “阿弥陀佛,戒色师兄当年习得《易筋经》,大禅寺也并未强制要求他不得外传,五殿下既然不愿承认,老衲也不好多说什么了。”

    “戒色?”李旭好奇的问道。

    皇帝轻轻咳嗽道:“大师,来看看这首词!”

    清远接过来念道:“人生易老天难老,岁岁重阳。今又重阳,江南黄花分外香。一年一度秋风劲,不似春光。胜似春光,廖廓江天万里霜。”

    “大师觉得如何?”

    “朗朗上口,气度恢弘,又是一首难得的佳作!”

    “旭儿,这词也是你作的吗?”

    李旭想明白了,那戒色应该就是自己爷爷李一鸣的法号,正在偷着乐,忍不住笑道:“是儿臣所作!”

    “是就是,你笑什么!”

    “呃,儿臣觉得凭这两首诗词,应该能夺下诗会魁首了,所以忍不住就笑了出来。”

    “你这孩子,一点都不知道谦虚!”

    清远笑道:“殿下本就高才,无需藏拙,今日有幸能与陛下一起决出诗会魁首,也算是与五殿下有缘......”

    李旭慌忙摆手道:“大师说笑了,我们无缘,我们真的无缘!”

    清远一脸纳闷的看着李旭,这五皇子无缘无故为何会如此排斥老衲?

    皇帝斥道:“怎么说话的,一点礼数都没有,快与大师道歉!”

    李旭只好无奈道:“小子言语无状,冲撞大师,请大师见谅!”

    清远叹道:“也罢,老衲今日本是怀着必死之心来找陛下,为栖霞寺被屠戮的三十名僧众讨个公道,既然陛下是无心之过,并无意毁约,那就请陛下收回成命,还佛门一个清净!”

    皇帝叹道:“事已至此,朕难辞其咎,回宫之后,朕便下一道罪己诏,向天下人认错!”

    “阿弥陀佛,陛下不必如此,佛门讲究六根清净,戒贪、痴、嗔,老衲修为不够,今日犯了嗔戒,妄图挟持皇上,以达目的,让陛下受惊了!”

    “无妨,杀人非朕意,但这些僧人终究是因朕而死,大师想要什么补偿,尽管直说!”

    “冤有头,债有主,既然人是范统领杀的,老衲便只找他,请皇上将他叫来,当面了结此事吧!”

    李旭现在倒是希望父皇将范崇荣交给这个老和尚,皇城司与坤宁宫不清不楚,在皇后事件中扮演了极为重要的角色。

    皇帝沉吟不语,权衡一番后说道:“范统领毕竟是遵朕之命行事,朕若是将他交出来,未免会寒了我大宁将士的心!大师还是换个条件吧!”

    “阿弥陀佛,既然陛下不愿相助,老衲也只好自己动手了!”

    “大师,范统领乃是我大宁正二品武将,你若是想要杀他,便是与大宁朝廷做对,还请大师仔细思量一下!”

    “今日挟迫陛下,已是犯了死罪,老衲复仇只是个人行为,希望陛下不要因此再次牵怒佛门!”

    皇帝叹道:“清远大师,冤冤相报何时了,朕下罪己诏都不行吗?非得以命抵命?”

    清远摇头道:“陛下宅心仁厚,实乃天下百姓之福,但是范崇荣必须死,他连栖霞寺四名不到十岁的小沙弥都不肯放过,竟全数斩杀,实在是心狠手辣。此仇不报,老衲无颜面对佛祖!”

    李旭忍不住说道:“楼下有数千禁军,大师今日怕是难有机会,不如暂且退去,留着有用之身,以图日后!”

    “多谢殿下好意,范崇荣身为皇城司统领,日后怕是也难有机会,栖霞寺已毁,老衲早已心灰意冷,殿下就不必劝了。他日殿下若感到体内真气不受控制,有走火入魔之险,可往大禅寺一行!”

    清远说完便朝外面走了出去,看到范崇荣后,便直接朝他扑了过去。

    “阿弥陀佛,范统领,老衲今日取你性命,只为栖霞寺三十条冤魂讨一个公道。”

    范崇荣冷笑道:“栖霞寺僧众抗旨不尊,实为叛逆,你这贼秃竟敢绑架皇上,更是大逆不道,来人,给我杀了他!”

    李旭暗骂这老和尚是头倔驴,但还是不忍看这老和尚死在自己眼前。

    于是他也跟着飞了出去,大叫道:“住手!”

    两人先后落地,禁军碍于李旭,并没有发起攻击。

    “阿弥陀佛,五殿下这是何必,当真要阻老衲吗?”

    李旭走近,在清远身边轻轻说道:“大师,且先退去吧,复仇之事可从长计议,不必急于一时,相信我,不会让你等太久的。”

    清远看着李旭良久无言,终是叹道:“如此,也罢!老衲便相信殿下一次!”

    李旭转头朝楼上叫道:“父皇,经过儿臣劝说,大师已决定放下仇恨,可以让他走了吗?”

    皇帝站在檐廊之上,面若寒霜地盯着李旭,似要把他的心思看穿。

    李旭从容的与父皇对视着,并没有丝毫惧怕。

    片刻后,皇帝沉声道:“放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