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开局就被赶出皇宫 > 第一百六十六章 暗子

第一百六十六章 暗子

冬眠的叶子创作的《开局就被赶出皇宫》, 第一百六十六章 暗子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  接着李旭便说出了今日阅江楼皇上被胁迫之事,皇后事件的*以及自己对皇城司的怀疑。

    顾毅听完便沉思着在屋内徘徊起来,许久之后才缓缓道:“宁王遇刺一案的两名凶手,因为武艺出众才被宁王亲自选入亲卫队,然而他们二人从军时登记的姓名籍贯全都是假的,从军之前的经历一片空白,仿佛这两人就是凭空出现的,若是皇城司做的手脚……”

    顾毅停住脚步,“本官还一直纳闷,以刑部和京都府的力量,对京城发生的两起刺杀案居然查不出任何有用线索,我和徐府尹还险些被陛下扔进大牢,原来都是皇城司在背后捣鬼。”

    李旭疑惑道:“皇城司权限如此之大,朝廷竟无一机构能够加以制衡,御史台监察百官,却对皇城司不敢怒也不敢言,着实荒谬。”

    顾毅道:“皇城司创立于本朝立国之初,后因权限过大不利于朝廷稳定被太宗皇帝取缔,直到先皇太子入主东宫时,为扩充实力,才又重启了皇城司,虽然设了一个监察使的职位,但是欲以一人制一司,显然是不太现实。”

    李旭笑道:“顾大人可能还不知道,现任皇城司监察使正是在下。”

    顾毅笑道:“哦?是吗?监察使大人当前,失敬失敬!”

    “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空有其名罢了,无半分实权。”

    顾毅笑了笑道:“殿下这个身份现在看着鸡肋,日后说不定会有大用。”

    李旭点点头道:“如今皇后已死,皇城司又站在了老三那边,不知顾大人现在有何想法?”

    顾毅心中明了,敌方势大,李旭这是担心自己墙头草,故有此疑问。

    “顾某若是有其他想法,今日便也不会出现在这里,与殿下见面了,倒是殿下现在夺嫡已是全无胜算,又是作何打算?”

    李旭笑道:“他强任他强,清风拂山岗!我自是咬定青山不放松,与之周旋到底了。”

    顾毅点头赞许道:“殿下这份心态倒是难得,不计较一时之得失,看来也是得了高人指点了。

    “说来惭愧,皇后出事那日,我也是一度心灰意冷,准备放弃,幸亏有诸位长辈劝解,我才能恢复信心,今日来此,也是想请顾大人为我指点迷津的!”

    “以殿下这个年纪,能够百折不挠,逾挫愈强,已是极为不易了。在顾某看来,其实殿下的实力也并不差,宫中有太妃支持,朝廷有秦相、徐府尹以及本官暗中支持,军方有宁王,而今日对方又出了一记昏招,妄图离间陛下与谢统领,这是把谢统领推向了殿下这边。”

    顾毅喝了口茶,继续道:“待谢统领回过味来,以谢统领和太妃的感情,殿下只需稍稍借力,便可在关键时刻取得谢统领的支持。”

    李旭当然明白这一层关系,只不过谢统领忠于父皇,想要争取他的支持,只怕也没有那么容易。

    “顾大人您这是在宽我的心呀,您说的这些其实我都明白,只是我觉得我这边的实力就如纸糊的一般,随时可破!太妃和秦相年事已高,宁王伤重在京,顾大人和徐府尹这个月要是破不了案......”

    顾毅大笑道:“哈哈哈,被殿下看穿了,敌方势大,给殿下增加信心,也给自己增加点信心,说到底,能在这京城控制局面的除了皇城司就只有禁军了,所以谢统领是必须要争取的。”

    李旭也笑了,淡淡道:“大不了小爷我亲自出手,除了范崇荣!”

    顾毅看了李旭一会,见他虽然神色淡然,但是觉得以这小子胆大包天的性子,说不定真有可能做的出来。

    “范崇荣每日不是陪在殿下身边,就是呆在北城衙门,身边本就护卫众多,暗中守卫的也不知凡几,很难有机会得手,殿下万万不可轻举妄动。”

    李旭笑道:“顾大人不必在意,我只是随意说说。”

    李旭虽然是如此说,但是这念头一旦产生,便如树根扎进了心里,慢慢的生根发芽,你们既然敢当街刺杀宁王和白芷,老子就敢去杀范崇荣!

    不过此事还得从长计议,不能贸然出手,让对方有了防备,必须一击制胜!

    顾毅在一旁感叹道:“范崇荣这种武人就是这般不讲道理,专门搞这些刺杀暗杀的勾当,打打杀杀,把整个朝廷搅得是乌烟瘴气,没有半分体面。”

    顾大人确实是非常厌恶这一套的,官场*讲究的是阴谋阳谋,政见不合,各凭手段,输赢自有圣上裁决,最忌乱杀一通,若事事如此,朝廷岂不早就乱了套。

    李旭笑道:“他这样行事倒是正合我意,行了,再谈下去,别人该起疑了,就不多聊了。李旭如今形势如此不堪,顾大人还愿意一如既往的支持,着实令人感动。感谢的话就不多说了,顾大人之情,李旭铭记于心。”

    顾大人笑道:“殿下无需挂怀,也无需怀疑顾某真心,就算有一天殿下看到顾某站在了对面,也无需诧异,异殿下只需努力积蓄力量,再给我们增加一些信心吧!”

    李旭给顾大人深深行了一礼,明白顾大人是想作间谍,成为自己打入敌方核心的一枚暗子。

    “告辞!”

    “殿下保重!”

    李旭出去时,又顺手摘掉了刑部的牌匾,随手一扔,摔了个稀碎。

    接着李旭便准备前往皇城司衙门问问那四名杀手的情况,不过转念一想觉得没有必要,便转头去了京都府衙门。

    京都府依然气派恢弘,李旭来到府衙前,见四下无人,便找了个隐蔽处,一掠而起,想给徐叔一个惊喜。

    此时的徐府尹在后院一株老槐树下,一人一桌,自酌自饮,赏菊读诗,好不快意!

    李旭很快便找了过来,看见徐大人如此惬意,便又起了捉弄一下他的心思。

    只见他快速的在屋顶闪过,一个大鹏展翅,便已蹿到了那棵老槐树的枝干上,那树枝也只如清风拂动一般,轻晃不止,树叶之间发出飒飒之声。

    徐府尹并没有发现头顶上多了一个人,而是在轻轻吟着诗:“不似春光,胜似春光,廖廓江天万里霜。不错不错,这小子诗才当真是举世无双!”

    李旭可是难得从徐大人口里听见赞誉自己的话,不由笑道:“徐叔这是在夸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