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开局就被赶出皇宫 > 第一百六十八章 夜话

第一百六十八章 夜话

冬眠的叶子创作的《开局就被赶出皇宫》, 第一百六十八章 夜话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  秋意渐浓,晚风萧杀,农院内的打斗已经开始,空气中已弥漫出一丝血腥之味。

    一直躲在暗中的李旭,犹豫着是光明正大的出去救下这个老和尚,还是暗中出手,以免暴露自己的身份。

    因为他拿不准此事是父皇的命令,还是范崇荣的自作主张,若是父皇下令,自己贸然出手,必会惹得父皇不快,为这么个老和尚好像也并不值得。

    小院里的战斗开始焦灼起来,虽然清远武艺高强,已打伤数人,但是架不住皇城司人多,更何况皇城司摆下的刀阵,攻防有度,秩序井然,极为厉害,已让他陷入进退两难之境。

    战场逐渐脱离农家小院,皇城司一有死伤,便马上会有人补上,战术很简单,你武功高,我就慢慢和你磨,拖也要拖死你。

    皇城司优势占尽,旁边还有一个高深莫测的范崇荣未曾出手,清远形势已是岌岌可危。

    李旭已用一块丝巾蒙住了脸,虽然有点掩耳盗铃,但也聊胜于无。

    皇城司展现出来的战力,也让李旭暗自心惊,不再自信可以凭着自己的武力,突破皇城司的层层防守,去刺杀范崇荣。

    此时的清远和尚被皇城司众多高手围攻,气喘吁吁的开始有点力不从心,出手也开始慢了起来,渐渐的身上便多了几道伤口。

    范崇荣见清远已是强弩之末,不愿再多做耽搁,准备亲自出手解决了这老和尚。

    范崇荣冷笑着走向战场,乘其不备,突然跃起,提掌击向清远后背。

    只是他没想到清远早有防备,飞快转身大喝一声道:“范崇荣,老衲等的就是你!”

    范崇荣见这老和尚使诈,也是丝毫不惧,冷笑道:“没想到你这老和尚居然如此奸猾,故意示弱引我出手,那就看看你还有多少能耐吧!”

    范崇荣话音未落,两人已是交上了手。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清远浑身上下鲜血淋漓,却爆发出极大战力,拼命地朝范崇荣攻去,任由其他人的刀落在自己身上也不管不顾。

    清远又中两刀,忍着剧痛与范崇荣厮杀起来。

    皇城司的阵型已乱,李旭便不再躲藏,几个闪烁便冲入战场,夺下一把长刀,替清远拦下了其余人的攻击。

    李旭也不与这些皇城司高手多做纠缠,一刀劈向范崇荣,同时大喝道:“走!”

    范崇荣正与清远缠斗,突见一道道光斩向自己面门,慌忙后撤,那刀锋勘勘从他衣衫划过,刀意凛凛,若迟疑半分,势必要被此刀重伤。

    李旭一刀逼退范崇荣,拉起状若疯魔的清远,就往外飞去,几个跳跃便已在数丈开外。

    突如其来的变化,让皇城司的人措手不及,正准备追击时,被范崇荣拦了下来。

    范崇荣看了一眼自己被那一刀划破的衣衫,然后盯着李旭二人离去的方向,眼神晦朔不明。

    他已然认出救走清远的便是五皇子李旭,但是他不知道李旭这次是出于什么目的,与自己作对救走这个老和尚。

    范崇荣不得不思考是自己之前的所作所为让李旭发现了什么蛛丝马迹,还是他只是一时心血来潮救走清远。

    永安宫的玉枕一直没有查出下落,算是范崇荣心中一颗不大不小的刺,难道是落入了李旭之手?

    范崇荣面若冰霜的让手下撤退,自己却不得不思考,玉枕落入李旭手中,将来会出现什么样的局面,又该如何面对这未知的风险。

    李旭二人一路狂奔,见皇城司并没有追上来,这才停下来休息。

    “多谢五殿下出手相救!”

    清远气喘吁吁的感激道。

    李旭扯下丝巾,笑道:“你这老和尚也太不小心了,知道皇城司不会放过你,还躲在栖霞寺附近,若不是我无意间看到皇城司有行动,你今夜哪里还有命在。”

    清远面色苍白,惨笑道:“既然迟早都要面对,老衲又有何惧!”

    李旭无奈地摇摇头道:“你活着比死了有用,走吧,先去找个地方给你疗伤。”

    两人继续逃跑,清远却因为失血过多,渐渐支持不住晕了过去。

    李旭只好将他背起,找到了一间已关门的医馆。

    敲开门后,李旭便直接闯了进去,见是一个老头子,不待对方开口,便丢给对方两片金叶子道:“给这老和尚医治一下,别让他死了,明日我还有重谢!”

    那老头子强忍着心中恐惧,检查了一下已昏迷过去的清远,颤颤巍巍地说道:“这位少侠,老朽并不擅医治外伤,还请您......请您另请高明吧。”

    李旭知道对方是不想惹祸上身,想推脱掉,也懒得跟他废话,直接说道:“他死你死,他活你活,你看着办!”

    那大夫无话可说,这才认命开始忙活起来。

    坤宁宫,几番云雨过后,多年未经人事的皇帝异常兴奋,瘫倒在床上笑道:“多年隐痛,一朝去除,爱妃居功甚伟!”

    吴贵妃柔媚地抱住皇帝,在他耳边呵气如兰道:“陛下,臣妾好幸福,好想永远就这样抱着陛下!”

    这世上并不只是女人爱听情话,男人也是爱听的,皇帝听完忍不住在吴贵妃额头上亲了一口,笑道:“爱妃这次为朕寻来良药,想要什么赏赐,尽管说!”

    吴贵妃抚摸着皇帝的脸庞,叹道:“陛下能够康复,臣妾便已万分高兴,何况臣妾已经为陛下掌管后宫多年,什么都不缺,还需要什么赏赐呢?只要陛下多来坤宁宫陪陪臣妾就好!”

    “哈哈哈,那怎么行,你这次立了大功,朕必须赏赐,你不是想当皇后吗?朕明日便下旨册封!”

    “陛下,臣妾在这后宫早已和皇后没什么区别,并不在意这个名份,臣妾现在唯一放心不下的便是晟儿,大宁储位悬而未决,晟儿却被动的卷入夺嫡之争,陛下,你是知道晟儿性子的,宽厚仁德,不擅与人争抢,臣妾就是担心有一天......”

    吴贵妃说到这里,便开始哭泣起来。

    皇帝安慰道:“老三无论是相貌还是性格,都与朕最卫相似,所以朕一直以来也是最为疼爱他的。不过储君之位,朕早就有言在先,不论嫡庶,不论长幼,有能者居之,朕现在觉着老五也还不错。”

    吴贵妃心中暗恼,哽咽道:“陛下,旭儿这孩子能力是有的,不过杀心太重,臣妾只怕这孩子上位后,会容不下其他兄弟呀!”

    “别胡说,朕对几个儿子,多少还是有些了解的,老五心里还是十分重视亲情的!”

    “陛下说的对,臣妾看这孩子对身边人还是极好的,但是陛下想过没有,储位若是就这么拖着,任他们几兄弟争夺不休,迟早会互为仇雌,到时候哪里还会有什么骨肉亲情,古往今来,皇室之中同室操戈的例子还少吗?”

    皇帝沉默不语,皇室中的亲情,本就是不堪一击的吧,那时宁王遇刺,自己脑中不也蹦出让宁王就这样死去的想法......

    吴贵妃一席话,让皇帝脑中乱作一团,一直不立太子,何尝不是一种自欺欺人,自我逃避。

    “晟儿仁德之心最具陛下风范,若立他为太子,陛下保全骨肉之意,又何愁不能如愿?”

    皇帝叹道:“爱妃说的有理,容朕再考虑考虑!夜已深了,快睡吧!”

    吴贵妃知道在今夜这个情景之下,所说的这番话对皇帝应该会有很大震动,此刻便也不再画蛇添足,就这样抱着皇帝沉沉睡去。

    而皇帝今夜,注定无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