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开局就被赶出皇宫 > 第一百七十九章 催命符

第一百七十九章 催命符

冬眠的叶子创作的《开局就被赶出皇宫》, 第一百七十九章 催命符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杜志国做梦也没有想到,六皇子给自己送来的不是什么良药,而是阎王爷的催命符。

    “罗进!你这阴险小人!”

    乍然遇袭,杜志国口中大骂,反应也极为迅猛,虽然只剩了一只左手,但他就凭着这一只手死死的锁住了罗进的手腕,不让他拔出匕首。

    只见杜志国急撤数步,将罗进带进房间,挡住了另一人的攻击,随后一记贴身脚,直接废掉了对方一条腿。

    罗进也是勇悍无比,腿断之后竟也只是闷哼一声,忍着剧痛扑向杜志国呵道:“奉命行事,身不由己,杜老哥勿怪!”

    罗进想要扑过去将杜志国锢住,给同伴出手的机会,可惜杜志国练就的这一身横练功夫,最不惧的便是贴身近战。

    “找死!”

    杜志国大呵一声,浑身肌肉似要爆裂一般,开始震动起来,身躯猛地靠了上去。

    “嘭!”

    两具肉身相撞,发出巨大的声响。

    杜志国这一靠,让罗晋感觉自己的全身骨骼和五脏六腑都全部碎掉了一般,眼冒金星,耳中轰鸣,口中鲜血止不住地喷涌而出。

    这一幕惨烈的厮杀,也只在数息之间,让另一人看的极为震撼,没想到这杜志国这厮断了一臂,还能如此勇猛。

    但是此刻并不容他多想,罗进舍身一扑已为他让了路,他也毫不犹豫的抓住了机会,冲过去一刀劈向了杜志国。

    “哼!”

    杜志国冷哼一声,左手抡起罗进便朝那人扫了过去。

    那人害怕误伤同伴,慌忙收刀,只是这种生死搏杀,又哪里能容他有半分犹豫。

    远脚近拳贴身靠,杜志国精研此道数十载,怎会放弃此等机会,快步上前一记侧身撑脚,直中对方胸口。

    那人胸腔瞬间塌陷,口中喷出无数鲜血倒飞出去,撞在墙上之后,才不可置信地看着杜志国,缓缓地倒在地上,眼神中充满绝望。

    杜志国一招杀敌,却并无太多喜色,看了一眼地上地罗进问道:“我儿子是不是在你们手上!”

    罗进眼见任务失败,知道自己命不久矣,惨笑道:“杜老哥,你儿子正在黄泉路上等着你,你跑不掉的,你出不了这间赌场。”

    杜志国这辈子最看重的就只有这个儿子了,在江湖上辛苦拼杀了半辈子,还不是想为儿子多打下点家业。

    此刻陡然听闻噩耗,不由两眼发黑,万念俱灰,身体和心理的伤痛同时袭来,让他再也坚持不住,颓然地坐倒在地上。

    杜志国潸然泪下道:“想我父子二人,在京城为你们苦心经营数载,赚取财富百万,你们为何要如此对我!为何要如此对我!啊?”

    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

    罗进此时忽然有些感同身受,感叹道:“杜老哥,不是殿下要杀你,是宫里娘娘的意思,我们也是迫不得已,你快走吧,再晚就来不及了。”

    杜志国擦掉泪水,挣扎着起身问道:“我儿子是你们杀的吗?”

    罗进仿佛又看到了一丝活下去的希望,摇摇头道:“不是我们,令郎不忿李旭斩您一臂,迁怒袁家,前不久去找袁志了,具体情况我实属不知。”

    杜志国深深的看了一眼罗进,叹道:“看在咱两多年交情的份上,今日便饶你一命,若是让我发现你骗了我,日后我必灭你满门。”

    罗进心中暗喜,忍着身体传来的剧痛站了起来,抱拳道:“多谢杜老哥不杀之恩,我罗进若有半句虚言,叫我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杜志国不再理会他,开始给自己处理伤势,顺便思索着退路。

    房间里的打斗,并没有持续太长时间,但也惊醒了杜志国几位弟子,陆续持着刀刃赶了过来,看着屋里站着的躺着的坐着的三人,一时没弄明白发生了什么。

    “你们两个别愣着了,赶紧过来帮忙,后面的人去通知兄弟们,让他们赶紧逃命。”

    杜志国见他们还在*,怒道:“快去!”

    弟子们这才开始行动起来,杜志国断臂处因为用力过猛,又开始大量崩血,而小腹的匕首已经伤及内腑,一时之间也不知该如何处理,只好先拔出匕首,叫人止血上药包扎起来。

    罗进靠着墙边坐了下来,知道今日算是捡了一条命回来,看着同伴的尸体,他也开始后悔自己不该若此托大,小瞧了杜志国这匹夫。

    秦淮河上,一艘乌篷小船缓缓地停靠在了鸿运赌坊前,船舱内严先生正和一名中年男子对坐小酌。

    两人似乎都不太擅长与人交流,除了喝酒,基本上都是在沉默着。

    罗进已进去一盏茶的时间,还没有消息传出,严先生开始有些坐立不安起来。

    “呵呵,严先生安坐便是,有何可担心的,区区一个杜志国,还能让他飞了不成。”

    说话的乃是皇城司的二把手,范崇荣手下最得力的干将,暗事营大统领夏腾云,正是于谦之前的顶头上司,今日刚回京都,便被派过来协助严先生。

    夏腾云言语之间多有不屑,显然是不太看得上此人。

    “夏统领说笑了,有您这位大人物在此坐镇,就算让杜志国跑了,那也有您在上头顶着不是吗?在下又何须忧心。”

    “哼,牙尖嘴利腹中空,百无一用是书生。舟中憋闷,夏某出去透透气。”

    夏先生轻摇折扇,笑道:“外面风大雨急,夏统领可别腾云不成,反成落汤鸡才好!”

    “聒噪!”

    夏腾云有意整治这位严先生,蓦地跃起,落下时脚尖重重踩在船头,身体腾空而起,在空中翻滚一圈后,平稳落在岸上。

    而那艘小船却在他一脚踩踏之下,船头下沉,船尾翘起约有四十五度,就像是斜斜地插在了水面上一样。

    船内的严先生瞬间便和桌碗酒菜一起,滚出了船舱,幸好胡乱抓住了舱舷,才不至于落入水中,变成自己口中的落汤鸡。

    随后船尾重重落下,砸在水面上,惊起朵朵浪花。

    严先生也随之重重砸在了船板上,险些磕掉了几颗牙齿,满嘴的血沫。

    “哈哈哈!痛快!”

    夏腾云看的大笑,随后吹出一声口哨,哨声尖锐且悠长。

    霎那间,鸿运赌坊四周燃起无数火把,将此处照的有如白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