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开局就被赶出皇宫 > 第二百零一章 猜测

第二百零一章 猜测

冬眠的叶子创作的《开局就被赶出皇宫》, 第二百零一章 猜测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  永寿宫此时颇为热闹,李旭仗剑立于门前,又一次与皇城司剑拔弩张的对峙起来,两名皇城司将士躺在他的脚下,痛苦的*着。

    吴贵妃冷眼旁观的看着戏,老六的死并不在她的计划之内,但她知道肯定与皇城司脱不了干系,现在也是恨极了范崇荣自作主张。

    这时谢晓星走到李旭身边,对范崇荣喝道:“范崇荣,你的胆子也太大了,这里是永寿宫,也不看看现在什么时辰,你就不怕惊扰到太后,被皇上治罪吗?”

    范崇荣处事不惊,淡淡道:“奉皇命缉拿东胡细作严刚,若是不慎冲撞了太后,范某自会向皇上请罪。”

    “放肆!范崇荣,是谁给你的胆子,竟敢大半夜的跑到永寿宫来撒野,看来是真不把哀家放在眼里了!”

    早已休息的太后被吵醒,弄清楚原委后,便不顾劝阻为自己孙儿撑腰来了。

    太后到来,众人纷纷行礼,李旭上前搀扶,带着歉意道:“怎么把奶奶吵醒了,孙儿这罪过可大了。”

    太后轻轻拍了拍李旭的手,怒意冲冲地对范崇荣说道:“哼,闹这么大动静,你们是当哀家瞎了还是聋了,今日你们皇城司已经私闯过一次永寿宫,怎么着,看哀家没有追究,就开始蹬鼻子上脸了?”

    范崇荣抱拳躬身答道:“太后息怒,皇上严令皇城司清查京中东胡奸细,臣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哼,笑话,你查东胡奸细居然还查到我永寿宫来了,你仔细看看,哀家是不是东胡奸细!”

    “太后说笑了,永寿宫上下清清白白,怎么可能会有东胡奸细呢,臣说的是严刚,此人在宫中潜伏已久,拨弄是非,图谋不轨,皇城司已查明此人确是东胡奸细无疑,臣只是来抓他归案。”

    李旭闻言大怒道:“放你娘的狗屁!范崇荣,指鹿为马、栽赃陷害不过是你的惯用伎俩,你今日休想从我手里带走严刚!”

    范崇荣瞥了一眼吴贵妃,吴贵妃虽然恨他杀了自己儿子,但毕竟还是站在同一条战线上的,严刚知道的太多,肯定是不能留的。

    吴贵妃急匆匆地赶来永寿宫,也是想找个理由除掉严刚,只是没想到李旭竟会安排谢晓星寸步不离地守着此人,并没有下手的机会,此时范崇荣前来提人,自然要出声相助。

    于是吴贵妃走上前哭诉道:“母后,老六没了。”

    太后不可置信地问道:“你说什么?”

    “是臣妾有眼无珠,招此人进宫教导老六,没想到此人包藏祸心,竟是东胡奸细,不仅教唆老六犯下诸多罪孽,挑拨老六和旭儿的关系,如今更是害的老六名丧黄泉,臣妾……臣妾……”

    太后对老六虽然不如对李旭那般亲厚,但毕竟也是她的孙子,听闻老六死讯,一时竟有些难以接受,抓紧了李旭的手问道:“旭儿,她说的是真的?”

    李旭虽然心疼祖母,但是当着这么多人也不好骗她,只好沉重地点点头。

    “皇上驾到!”

    皇帝匆匆赶来,看见太后居然在门口伤心抹泪,赶紧上前请安道:“母后,您这是?”

    太后轻颤着抓住皇帝的手悲戚道:“陛下,老六没啦?”

    皇帝黯然道:“不是交待他们先别告诉您么,您知道了这晚上还怎么睡得着。”

    “好好的,这怎么说没就没了呢?”

    “唉!”

    皇帝长叹一声,看着门前跪着的皇城司一众人,骂道:“一群不知轻重的狗东西,半夜三更了还在永寿宫门口*,惊扰太后,是活得不耐烦了吗!”

    范崇荣急忙辩解道:“陛下,臣奉命捉拿严刚,本以为会一切顺利,却不料五殿下无故阻挠,这才惊扰了太后,请陛下恕罪。”

    皇帝看向李旭道:“这么晚了还在这里胡闹,成何体统,都这么大人了,也不知道心疼体恤一下你祖母,去把人带出来,交给皇城司,别在这里闹了。”

    李旭自是不甘就这样将严刚拱手交出,愤愤道:“父皇,他范崇荣说什么您都信,就是不信儿臣的话,若是有一日他说儿臣是奸细,您是不是也会毫不怀疑的相信!”

    “旭儿,闭嘴!快照你父皇说的去做!”

    李旭再怎么不甘,也不敢忤逆了父皇和祖母的话,只得冷冷看了一眼范崇荣,拂袖而去。

    “母后,儿臣扶您进去歇着!”

    皇帝搀着太后,瞥见吴贵妃也在此地,便说道:“爱妃早点回去歇着吧,朕陪母后说会话,一会再过去陪你。”

    吴贵妃拭去眼角泪水,娇弱的点头离去。

    李旭走进偏殿一间屋子,让守着严刚的曾民乐带着几名部下出去后,便来到严刚身前,盯着他看了一会后笑道:“严先生,外面的动静想必也听到了,你说我到底要不要将你交给皇城司呢?在我这你或许还能多活一些时日,若是落到皇城司手里,只怕活不过今晚吧。”

    严刚不屑地笑道:“李旭,你以为这样就能吓到我?哈哈哈,别天真了,你将我扣在手里,不过是为了我口中的秘密而已,你放心,就算死,我也不会跟你透露半个字,这么多年苟延残喘,严某早就活够了,哈哈哈!”

    “你所谓的秘密对我来说根本毫无价值,你以为我猜不到?你我素不相识,却如此恨我,想必是因为上一代的恩怨。当年暗害我娘的那几个宫女,尽数被我父皇满门抄斩,你就是哪一家的漏网之鱼吧。”

    严刚气息开始急促起来,望着李旭的眼神充满怨毒。

    “你不止恨我,你还恨那个给你至亲下令的人,是吴贵妃吧,或许你也恨着我的父皇,所以你才挑拨我和老六之间的关系,想除掉我的同时,也毁掉老六,甚至是老三。不过一个人的心里就算充满仇恨,也不至于扭曲*到像你这样的地步,老六说你喜欢观赏他蹂躏虐杀女子,却从不参与,我猜你不是不想参与,而是没这个能力吧!天阉?”